当前位置:三千网文化一杯少郎河酒 解我几多乡愁
一杯少郎河酒 解我几多乡愁
2022-11-09

“东城无树起西风,百折河流绕塞通。河上驱车应昌府,月明偏照鲁王城。”这是元代诗人杨充孚对我的家乡乌丹镇的描述。离开乌丹镇来到上海已经七个年头了,每逢过年过节,就会特别想念我的家乡。

我的家乡内蒙古赤峰市乌丹镇,是一处未被开垦和污染的地方。青山妩媚、草木葳蕤,鲜花遍野,百鸟翻飞,是一个集河流、草原、森林、山岭于一体的桃园雅境。

站在草原上,天格外蓝,草格外绿,花鲜水美,空气清新。在这幽境里深吸几口气,心情也格外舒畅,再四处走走,看看山,逛逛景,寻幽揽胜,别有桃雅意。

人在外,思乡之情绵绵不绝。最难忘家乡的是那条少郎河。它在我心中永远流淌……我的多少记忆,都印在它的记忆里。多少年来少郎河水在这片古老而又神奇的土地上滋润着万物,有多少故事伴随着源远流长的少郎河声名远播。这也许就是我倾慕于少郎河的理由。

这片丰饶的草原,不仅有雄健的蒙古铁蹄马可供骑乘,还有味极鲜美的上等羊肉品尝,更有回味悠长的少郎河酒让人开怀畅饮。还记得年少时,顽劣的我第一次偷喝父亲的少郎河酒。打开瓶盖一股醇厚的酒香,扑鼻而来。馋嘴的我,咕咚就是一口下肚。就只是这一口,我便立刻睡了过去。醒来时,父亲正在饭桌前酌着少郎河酒,眯着眼睛看我。我读懂了父亲当时的眼神:小子,这么好的酒,可不是一口闷的哦,这个酒是要细细的品才行。

如今的我,喝几杯少郎河酒也不会醉倒。反而更喜欢少郎河酒的清纯甘甜,就像少郎河水一样,清澈回甘。久居上海,喝少郎河酒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家里寄东西,总少不了放两瓶少郎河酒。父亲知道我最爱喝家乡的酒。家乡的酒里有着浓浓的家乡情。

都市的生活虽然繁华,但我总是会想起家乡的人与事,家乡的酒与情。曾经几次我梦到我站在黄昏的少郎河岸,眼中是满目的沧桑。少郎河在大地上蜿蜒,河水浮动着千年的寒凉,夕阳在河的那边,洒落即将沉没的光环,恍如我昨天的欢快,如烟火划过往日的天空。

多少次我闭上眼睛,去听那光阴分秒不息地飘逝。睁开眼睛,却已不见少郎河的流淌。

此时,我多想饮一杯少郎河酒,解我无尽的乡愁。浮生无痕的感叹,一如大漠落日的空荒。

三千网  手机版  网站地图  QQ号:52200315  技术:建站养米
//文章网站 //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