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三千网情感单亲妈妈带男孩有多累(单亲妈妈带重症儿苦撑两年)
单亲妈妈带男孩有多累(单亲妈妈带重症儿苦撑两年)
2022-06-23

从早上8点开始,按摩、针灸、电疗、语言干预……所有的治疗结束已是傍晚6点了,此时疲惫的沈丽才能稍微坐下歇一会儿。“儿子确诊后,他爸就走了,我一个人带着孩子治疗,有时累到不行,也想过放弃,可一想他爸抛弃了他,我要是再不管他,儿子这辈子就彻底完了,我舍不得啊!”回想起近一年来的心酸,沈丽忍不住崩溃大哭。图为沈丽带着儿子进行治疗。

沈丽,32岁,来自云南楚雄州的一户普通农村家庭。她和丈夫相爱相守8年后才成婚,2018年1月生下儿子小羡卿后,夫妻俩的生活增添了很多色彩和期盼。可沈丽没想到的是,这样的幸福生活却被一张确诊证明打破了。图为小羡卿。

小羡卿1岁半时,沈丽发现他迟迟不会说话,并且活泼好动,不能集中注意力。随后,小羡卿在昆明儿童医院被确诊为言语障碍、智力低下。“我从小没念过书,根本不知道医生说的是什么意思,后来才知道是脑袋得病,可能一辈子都需要别人照顾,根本接受不了啊!我都不知道是怎么走出医生办公室的,不敢相信平常在电视上才能看到的病会发生在我儿子身上!”沈丽痛哭失声地说道。

医生告诉沈丽:要想让小羡卿能开口说话,就要做康复治疗。然而,为期18天的一个疗程就要两万元。令她怎么也没想到的是,此时丈夫的态度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想给儿子治病,可没想到他爸一听要花这么多钱还不一定有结果,留下一句’我出去打工了’,就再也没了联系。我一个人带着儿子在医院,身边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只能先抱着孩子回家了。”沈丽哽咽着说。图为小羡卿在做康复治疗。

都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沈丽真不敢相信那个曾经海誓山盟口口声声要保护、照顾她一辈子的男人,会在这个家风雨飘摇最需要他的时候选择离开,走的是那么决绝。看着儿子稚嫩的面庞,沈丽又怎么忍心放弃!她亲了又亲儿子的额头,悲壮地说:“儿子,你爸不要咱娘俩了。他不要你,妈要你,妈妈一定会救你的!你活一天,妈就活一天,你若不在了,妈也陪你走!”图为沈丽在教儿子识别卡片中的小动物。

沈丽把儿子带回家后,边照顾儿子边抓紧筹钱,结果却是钱没筹借到,儿子的病情却越来越严重了,以致于别人逗他玩时一点意识也没有。现实的无力让沈丽没有了一点办法,她只能上山采草药给儿子维持治疗。“看着别人家孩子叫妈妈,我无数次在梦里幻想着这个场景,可现实却让我看不到一点希望……”沈丽痛苦地说。图为沈丽在喂儿子吃饭。

因为经济压力,直到2020年10月份,沈丽才借到一笔钱带着儿子来到昆明医院开始治疗。医生为小羡卿制定了详细的康复治疗方案,上午脑循环治疗、语言训练,下午针灸和认知课。儿子得到治疗后,沈丽心里的大石头终于可以稍稍放下了,可漫长的治疗路远比她想象得要艰难。图为沈丽在陪伴儿子。

针灸的刺痛让仅有3岁的小羡卿难以忍受,不会说话的他只能用哭闹来表达。“每次针灸都需要四五个医生一起按着他,银针一根根刺进他头部的穴位里,疼痛感让不能说话的儿子只能嚎啕大哭。近两个小时的针灸治疗,整个走廊都是我儿子的哭声,我心疼啊!这就像是给我上刑一样,我恨自己,连一个健康的身体都没能给他!”沈丽痛苦地说着。图为沈丽在带着儿子缴费。

因为脑瘫的小羡卿不但多动,还什么都不懂,所以照顾他格外费心费力,常常令沈丽心力交瘁。“儿子,在这儿等着妈妈,别动。”这句话沈丽一天不知道要重复多少次,可儿子因为病情的影响除了睡觉其他时间都在乱动,一个玩具只能玩一两分钟。沈丽每次去买药或者有其他事情,也只能说尽好话哀求同病房的家长帮忙照看一下。图为沈丽在给儿子按摩。

目前,医生告诉沈丽现在是孩子治疗的关键时期,让她一定坚持住,可每月数万元的治疗费用对于无法外出工作的沈丽来说却像是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家中早已经负债累累,借来的钱很快又会花掉,甚至到最后只能100、200元地一点点凑够儿子的治疗费。图为小羡卿。

有人劝沈丽尽力就好,一个人带着重症儿子治病过得太苦了;也有人劝她孩子就是一个傻子,再治下去也不会有好结果,还会拖累她一辈子,她这么年轻完全可以重新成家拥有更好的生活。沈丽说:“我也知道他们说得都对,是为了我好,但是孩子叫我一声妈,是我把他带到世界上的,怎么能轻易放弃呢!”沈丽说什么也不同意放弃儿子,一直苦苦地支撑着。图为小羡卿在做智力训练。

可怜的小羡卿不知道自己正在经历什么,也不能理解自己的妈妈正在承受着怎样的痛苦和绝望。沈丽说:“每次看着儿子对我笑,我又心酸又难过,儿子经过治疗现在虽然还不会说话,但已经可以理解别人对他说话的意思了,治疗还是有很大希望的,可我却已经无能为力了。”图为沈丽带着儿子去做治疗。

儿子的病情和生活的压力让沈丽经常在夜深人静时崩溃痛哭,以前幸福生活的一幕幕在她眼前闪现却再也回不去了。“儿子后续治疗还需要好多钱,我现在真没办法借到钱了,希望好心人能帮帮我,给儿子一次重生的机会,我会用余生回报社会。”沈丽谈到儿子下一步的治疗,泪水再也控制不住了,她不知道希望在哪里。图为沈丽在陪儿子进行康复治疗。

三千网  手机版  网站地图  QQ号:52200315  技术:建站养米
//文章网站 //统计代码